耽美文库 > 历史小说 > 听说表哥位高权重 > 第57节
      “我错了,我再也不会了。”纪连幽低着头,乖乖认错。
      左菱舟见她认错态度良好,叹了口气,没再责备她,关心道:“这一路还好吗?有遇到危险吗?”
      纪连幽点头,给她说道:“有一个富家公子哥见我一个人,想调戏我来着,幸亏顾一及时出现,我才没事。”她说完,还有些心有余悸,只觉得自己当时真是太过冲动,不仅差点害了自己,也让左菱舟他们跟着担心,“是我不好,我不该那么冲动,完全不和你们商量就离开,让你们担心。我再也不会了,日后,我再有什么想法,一定先告知你们,对不起。”
      她说的真诚,一双眼晴眼巴巴的看着左菱舟,左菱立时便心软了,无奈道,“下不为例。”
      “嗯嗯。”纪连幽连连点头。
      她们俩说完,就都很自然的看向顾玄棠,等着他发话。顾玄棠本是对纪连幽私自离开的举动有些气恼,可这会儿两个姑娘之间已经说也说了,该教训的也教训了,纪连幽又一直都是一副诚恳认错的态度,他便也懒得计较,只道:“记着你现今答应的。”
      “记得记得。”纪连幽捣头如蒜。
      此时天已渐黑,顾玄棠和左菱舟一路在车上,没怎么好好吃饭,遂要了些饭菜,纪连幽为了弥补之前的过错,和他们一起吃了饭,不断的给左菱舟夹着菜,左菱舟看破不说破,直到碗里的菜都快放不下了,才道,“好了,好了,知道你的诚意了,你就别给我夹了,你看看,真的要吃不下了。”
      纪连幽这才停箸。
      他们说说笑笑的吃完饭,然后回房休息,左菱舟舟车劳顿了一天,回房后没多久,就睡下了。
      半夜的时候,顾玄棠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,紧接着就是顾一的声音,“公子,出事了。”
      他从床上坐起,伸手取了衣服,却不知怎的觉得身体有些沉重,浑浑噩噩的有些将醒未醒。
      顾一已经进来了,然而他刚刚进入房间就觉察到了不对劲,他轻轻的嗅了嗅,暗道糟糕,“这屋里有迷药,掩住口鼻。”
      顾玄棠闻言,伸手想去掩住口鼻,却还是有些晚了,他只觉得身体越来越重,意识逐渐模糊,朦朦胧胧的快要睡过去了。
      作者有话要说:  下一章表哥恢复记忆,表妹揭开公主身份。
      不会虐表哥表妹的,有惊无险罢了,he,放心。
      第七十三章
      顾玄棠感觉自己的意识很漂浮, 像一艘毫无目的的行舟,随着海水的起伏, 飘飘荡荡。突然, 行舟不知怎么回事,触到了一块礁石, 震出了层层涟漪, 许多画面纷繁闪现。
      他听到了一个声音, 一个优雅动听的男声,那人道:“醒之,你知道吗?我其实还有一个妹妹, 只是她失踪了。当时将军府突逢变故,我母亲见形势危急, 为了保她安全, 把她交给了自己的侍卫, 让他带着离开,现今不知去向。不过, 我隐约记得那个侍卫的故乡好像在青州的西北方向, 晋江流域那一带,是叫什么杏花村吗?我不太记得了。待到日后天下太平, 我便派人去那边寻她, 若是那侍卫真的是带她回了自己的故乡暂做躲避, 那我就可以把她接回来,这么久了,她想必也长大了, 不知道是什么模样性格?”
      “你不知道我这妹妹和我一样,有个胎记,只不过她的在肩上,像个小月牙一样,我年少时还觉得她的胎记比我的要好看些,有些不满。对了,我母亲在她被抱走的时候还将自己贴身的蝶恋花玉佩给了她,以作相认凭证。”
      “醒之,我以前和你说过我有个妹妹罢?”
      “你去帮我走一趟榕溪,去那里把她接回来。她是唯一流落在外的皇家血脉,若是让其他人去,我怕被前朝余孽利用,假冒公主扰乱皇家血统或者直接借她的身份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,所以只能你去,我只放心你。”
      顾玄棠觉得头疼,他不自觉摇了摇头,左菱舟照顾了他近两天两夜,见他此时烧终于退了下去,有所动静,连忙凑上去唤了他声,“表哥。”
      顾玄棠没有应他,他的意识一片虚无,他看到了他带着天干组的人刚进榕溪就遇到了刺杀,他在榕溪找了三天,并没有找到符合要求的姑娘,他换了方向,带人向杏花村奔去,却一路遭受追杀。他看到他们在到达杏花村的那天,天干组和突然出现的黑衣人的厮杀,看到了顾一拼死护着他离开,他跌跌撞撞的走到晋江旁,脚下一软,跌了进去。
      他看到周以苛坐在帝位上,因为一件小事,当着满朝文武大骂孙莫问。
      他看到自己劝他,却只换来他微笑着开口,“醒之,大楚才刚刚建朝,他们理应更加谨慎做事,我若这时候不敲打他们,他们岂不是会更加放纵。”
      他看到他们君臣之间的界限越来越分明,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不敢说话,不愿说话,他努力的想要修复这之间的问题,却看到周以苛对自己的不耐,而后,被迫离京。
      那些过往一幕幕重现,顾玄棠感觉到头疼欲裂,拼命的挣扎着,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女声,那声音道,“表哥。”
      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人,温温柔柔,灵动明媚,她撑着一把伞,慢慢朝前走去,他想让她停下,开口想唤她的名字,却不知该叫什么,只好追上去,然而,就在他靠近时,那人却突然消失了……
      顾玄棠一下睁开了眼,左菱舟见此,连忙凑上前去看他,问他,“你怎么样,还难受吗?你发烧了。”
      顾玄棠睁着眼睛缓了一会儿,让那些失去的记忆重新归拢,他的视线轻移,就看到正在看着他等他回话,漂亮的脸上全是担忧的左菱舟,可不就是刚刚他模模糊糊中看到的女子。
      他撑着床,坐了起来,左菱舟连忙去扶他,待他坐好之际,刚松开手,却被顾玄棠抱住了。
      他拍了拍她的背,轻声道,“我没事。”
      左菱舟那颗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,她顺势抱住了他,一时间鼻子有些酸,却又忍着没有哭,只是道,“你突然这样,吓死我了。”
      “是我不好,没有注意到屋里有迷香,下次不会了。”
      左菱舟闻言,连忙松开了他,直视着他,道,“顾一说了,那个香不是本来在你房间的,当时我们不是休息了嘛,半夜的时候,突然来了一队人马,意图火烧客栈。那一队人来的太多了,又都武功不弱,分了好几个地方想放火,顾一最先发现,与人纠缠了起来,大致就是那个时候,有人趁他没注意,给你屋子里吹了迷香。顾一说,这香若是不被察觉,吸入过量,是会死人的,还好后面他也算是发现的早,故此你才没事。”
      “火烧客栈?”
      左菱舟点头,“当时顾一与那人纠缠后不久,地支组的其他人就闻音赶来。”她说到这儿,顿了一下,“说起来,你都没有告诉我,你已经让顾甲手下的人悄悄汇合跟着我们了。”
      顾玄棠笑了笑,拉住她的手,“顾甲他们是暗卫,是我最后的一道防线,我以前从未告诉过别人他们的行踪与样貌,所以,一时忘了告诉你,以后不会了。”
      左菱舟闻言,想了想,摇了摇头,“还是别告诉我了,你让他们办的都是大事,告诉我,我怕自己承受不住。我就是突然见到他们,有些惊讶罢了。”她说完,意识到自己跑题了,立马继续道,“接着之前的说,地支组的其他人就闻音赶来,只是很快,他们发现其他地方也有人准备动手,便纷纷过去阻止。顾甲叫醒了我和连幽,见顾一解决完那人回来了,就让顾一去叫你,顾一见其他人都是地支组的,也知道他们更信任和服从顾甲,就去叫了你,这才发现,有人趁他不备,就给屋里吹了迷香。”
      “之后呢?”
      “之后顾一背起你,想带着我和连幽离开,可是外面有人把守,顾甲带着整个地支组的人为我们开道,客栈后面是片树林,顾甲让我们从那里离开,自己则和整个地支组的人守在了树林外面,这一战,地支组也是伤的很严重。”
      顾玄棠没再说话,他沉默了一会儿,才问道,“那之后呢,我睡了几天?”
      “两天,这是第二天了。”
      “这里是?”
      “是树林后的一名猎户家,猎户人很好,见你似是受了伤,便同意我们借宿,结果第二天早上,你就发起热来,吓死我了。”
      “那这两天,那队人马没有找过来?”
      左菱舟摇头,“因为司马泉赶了过来。他带了人,在地支组受伤时出现,包围了那队人马,一番交战后将人带走了。司马泉让顾甲给你带话说,因为司马行松离京,所以他去忙了一些事,故此有些耽搁,向你赔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