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随着那古朴宏伟的炎帝墓,在眼前变得愈发清晰,那些从密林深处涌来的根须藤蔓,也变得愈发密集!
    一时间,陆迅身边的精锐便损失大半。
    竟然有一种,人、神两族大军即将被包围蚕食的错觉!
    见状,容不得关生再有迟疑。
    当即带起兵马冲了上去,暂时将局面稳住了!
    若是再晚一些,这些人今日怕是绝大多数都要葬身于此了!
    与此同时,魔族司懿那边也是寸步难行。
    就在秦国和人、神两族相继赶往炎帝墓之后,那司懿自然也是不甘落后于人。
    当即就与徐幌等人领着伤亡惨重的魔族儿郎追了上去,但却一直未曾见到神族的身影。
    正当司懿以为自己一行是认错了方位时,远处便扬起了大片沙尘。
    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越来越近,他才看清那漫天沙尘之中,竟然是一支魔兽大军!
    而领头冲锋的,便正是那魔兽之主禺荆!
    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徐幌顿时便想起了当日一战,自己竟然不敌这区区禺荆!
    当即便想要冲上前去,与那禺荆再分胜负!
    却没想到,司懿却拦下了他。
    “将军为何拦我!当日我曾败与这禺荆,今日我定要一雪前耻,将其斩于马下!”
    徐幌提着手里的干戚魔斧,双眼满是怒火。
    “如今你是伤势未愈,何必又上前自讨苦吃!”
    司懿皱起眉头,对这憨头憨脑的徐幌颇为不满。
    但奈何他是当今最受魔皇器重的悍将,司懿也是拿他没有办法,只能好言相劝。
    “将军且在此处照看好我魔族儿郎,这禺荆交与本将军便是!”
    不等徐幌反驳,司懿便朝着那禺荆飞身而去。
    而这时,那支魔兽大军也已然冲到了近前!
    “魔族儿郎,听令!与本将军宰了这帮畜生!”
    话音刚落,徐幌便一踏马镫,径直跳进了那兽群之中。
    舞着那一把干戚魔斧,便是硬生生地让这支魔兽大军的冲锋之势缓了下来!
    就这样一个举动,就让数之不尽的魔族儿郎有机会活下起!
    要知道,平原之上,骑兵称王!
    更别是在这广袤无垠的沙漠之中,碰见了这支骇人无比的魔兽大军。
    若真是让它们冲杀了进来,且不说会有多少魔族儿郎当场丧命。
    便是一举洞穿整个军阵,将魔族大军一分为二,逐个击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!
    “啊呀呀呀!你们这群畜生,都与我纳命来!”
    想起那一日的惨烈之景,徐幌心头那是悲凉一片。
    但手中的魔斧却是毫不留情!
    “黑暗噬魂!”
    随着干戚魔斧在兽群中不断旋转,带起大片猩红兽血的同时。
    更是让徐幌体内涌现出无穷无尽的黑色雾气,在整片战场上弥散开来。
    随着这些黑色雾气被魔族儿郎们纳入体内,不仅是他们手中的刀兵变得更加锋利,就连举手投足间都觉得愈发轻盈。
    前一刻,还觉得难以斩落的兽首,在这个时候竟然轻易间便能一分为二。
    战力大增!
    这时,在炎帝墓外不远处的一座山林内,张蛟等人正站在山顶上望向远方!
    而那个方向,便是正陷入血战的人、神、魔三族和秦国所在!
    待张蛟收回目光,望向近前的兵士们。
    只见这些兵士皆是头裹黄色头巾,身着破烂布衣。
    “今时今日,本天师又带着尔等回到了此间天地,昔日未曾圆满之愿景,今朝本天师再与尔随行!”
    “尔等可愿随本天师夺那炎帝墓机缘!”
    哗啦啦——
    在场之人皆是叩拜,其声势浩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