耽美文库 > 竞技小说 > 冤家路宰 > 46、林然番外——我知道的事
    1.男人都是小心眼
    晚上她接了个电话,小心翼翼地看我一眼后,就神秘兮兮地跑到屋里说去了。当时虽然我正对着电脑工作,可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她做的这些小动作,自然没有逃过我的法眼。
    所以当她讨好地给我端茶递水的时候,我很淡定地看着她,说:“交代吧,突然对我这么好,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?”
    她讪讪地笑:“瞎说,我平常对你不好嘛?!我就是要跟你商量个事儿……”
    我挑眉。
    她又讨好地腻过来:“老公,我有个同学后天回国,我们结婚的时候他没有回来,想见我一面请吃饭补送结婚礼物。”
    我眯眼看她:“同学?还是出国留学回来的?你就直接交待是谁吧。”
    她又讪讪地笑:“嘿嘿,是苏远。”
    我就知道!
    “老公,我发誓我对他已经一点想法都没有了!就是普通的同学见面!你要是不放心,可以跟我一起去!”
    “那你刚才干嘛要背着我接电话?”
    “我不是怕打扰你工作嘛!”
    “你确定不是心虚?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第三天下午,虽然她一再强调我可以跟她一起去,我还是很牛叉地说:“不用了,今天朕有个重要的会要开,允许你自己去见那高、中、同、学!不要辜负党和政府对你的信任!”
    她又讪讪地笑,亲我一口说:“老公,我晚上不回来吃饭,你自己点外卖,要好好吃饭!”
    我假装不耐烦地说:“知道啦,快去吧,省的跟同、学约会迟到!”
    下午工作的时候,我一直走神。说一点不介意那绝对是假的。人都有独占欲,更何况对方是她曾经喜欢过的人。
    我无心工作,提前下班回家。一推开门,竟是满屋的饭菜香。她围着围裙笑眯眯地从厨房里跑出来,说:“怎么今天这么早回?饿了么?煲汤马上就好了。”
    我惊诧:“你怎么在家?不是不回来吃饭的么?”
    她挥舞着锅铲说:“我想了想,还是不放心你自己在家没有吃的,正好他也有事,我们聊了一会儿就散了。”
    我过去,从她背后搂住她的腰。
    “下午有没有很紧张我,担心我被别人拐跑了啊?”
    怎么可能不担心!作为一个男人,我讨厌她跟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任何男性接触,可是作为一个丈夫,我相信自己的妻子。
    我想这并不矛盾,因为这些都是因为我在乎她。
    不过当着她的面我选择展现我的男子气概,所以我哼了一声,说:“切,你老公我是那么不大方那么没有自信的人么?我林然的老婆,自然是除了我再也看不上其他人的!那是谁谁谁,我都忘记他叫什么了,哼,根本一点威胁都没有,大爷不屑一顾!”
    2.爱屋及乌
    家里有全套的蜡笔小新dvd,每当她闲着没事儿的时候,就喜欢放来看。于是我总是会听到那个粗粗的声音说:“内裤是白色的耶……”配合着她张牙舞爪的笑,充满整个房间。
    她喜欢蜡笔小新,喜欢到甚至连内裤都是印着蜡笔小新的。还记得我们第三次见面的时候,她到公司面试,结果裙子裂开走光了,内裤上蜡笔小新的大屁股被我毫不留情地嘲笑了。
    可是她后来不仅死不悔改,某一次竟然还买了一条男士款内裤,上面印着蜡笔小新的大脸,一脸邀功地跟我说:“特地给你买的,跟我的是情侣装哦……”
    我一脸纠结地看着她,嫌弃地将那条内裤扔到最角落里。
    大爷像是那种会穿蜡笔小新内裤的男人么!?
    可是某次去日本出差,在看到一整套正版蜡笔小新玩偶的时候,我却是毫不犹豫就买了下来。同来的秘书很诧异我怎么会喜欢这个,我说:“唔,看久了就觉得,其实这张丑丑的脸也挺可爱的。”
    送给她的时候,她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。看着她快乐地满屋子奔,我也觉心里喜悦。再看那蜡笔小新,果然是越看越可爱的。所以在她忍痛割爱将其中一个玩偶摆放到我办公桌上的时候,我也心情好好地随她了。
    其实想一想也挺吃惊的。依照我的性格,这样的卡通玩偶别说摆在我桌子上,便是出现在视线里,我都要避之如蛇蝎的。可是现在偶尔工作的间隙,还会对着蜡笔小新拍两下。
    跟她在一起之后,我的很多很多“不可能”都变成了“习惯成自然”。从绝对不吃路边摊,到经常陪她逛大排档;从讨厌跟人挤,到陪她抢购“超市大降价”;从鄙视一切娱乐节目,到跟她一起看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康熙来了》……
    林少总是摇头看着我,说:“啧啧,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啊,你现在变化大的,简直跟从前判若两人!”
    那是自然,两人在一起,肯定要被潜移默化。那些事情,若是我自己,这辈子估计都够呛接受。可若是她喜欢的,时间久了,越看越觉得,其实也不错……
    因为,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做——爱屋及乌啊。
    3.孩子气
    我们经常会有意见冲突的时候。
    比如说,晚饭是在家吃呢还是出去吃呢;吃完饭是看电视呢还是出去散步呢,还是床上运动呢。
    每当这样的时候,就用石头剪子布来决胜负。每次都是我赢,她很气馁。
    我心里乐,这个猪头,哪有人每次都先出石头,再出剪子,再出布,并且从来都不换一下的?
    看她垂头丧气,每次我都说,要不这样吧,你亲我一下,再说句好听的,我就同意你的观点。
    她想了想,过来亲我一口,笑眯眯地说:“老公我爱你!”
    我说:“不行,我要更好听的。”
    她说:“老公我最爱你!”
    “再好听一点!”
    她想来想去,说:“老公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!”
    “比张根锡帅?”
    “额……这个……”
    “我是你老公,他是吗?”